丝瓜视频日番

齐山手指轻弹,不动声色的将一个小木块扔了出去。

眼睛却盯着面前这个略有些惊慌的美人,嘴角微微上翘。

“让我看看,果然长得很漂亮!手法相当不错,本来不应该被人发现,可是你有些太毛躁了,偷谁不好,竟然去偷这艘船的船长?

你这不是厕所里点灯——找死么?”

女人表现得很镇静,甚至微微皱眉,以表示自己在抗拒:“你是谁?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,请你让开路。现在甲板上正在下着暴风雨,我有些害怕,想要继续回酒吧里看节目!”

说完她就要镇定的推门回去。

齐山轻轻笑着,丝毫没有阻拦的意图。

此时,船长带着几名船员猛的冲了出来,有些秃头的汉子一眼就看到了身穿红裙的女子,有些憨厚的面容瞬间狰狞起来。

“就是她,这个肮脏的小偷,你竟然敢偷我的东西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给我把她抓起来,先关到下层的仓库,等我回头慢慢收拾她。”

跑海的船员有几个是善良之辈?

茫茫大海,一眼望不到边,有的时候10天半个月也碰不到一艘船,甚至还要时刻警惕海盗突然出现。

能够长时间航海的汉子,从水手到船长都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白衬衫清纯美女为你清凉一夏

要知道对一艘船来说,船长才是至高无上的人物,他的每一个决策,每说一句话,都有可能产生生各种各样的后果。

能够驾驭水手的船长,在陆地上就相当于一个黑帮老大。

一个普通的女飞贼,竟然敢招惹这种级别的人物,这不是耗子舔猫腚,作死呢么?

见到船员二话不说,就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,美女小偷终于有些慌张了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你们认错人了,我绝对不是小偷,我从来没有偷过任何东西,对了,是他,是这个男人,我刚才还看到他手里有一个皮夹子,你们抓他!”

女人惊慌之下,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齐山。

船员们停了下来纷纷看向船长。

船长吼道:“你们这些白痴,停下来做什么?还不赶紧给我把小偷抓起来!还有你,亚洲人,把你手上的皮夹子还给我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个女的是一伙的!

你们几个过去,把他也抓起来,该死的,千万别让我发现你还做了其他的动作,否则我就把你们弄到海里去喂鱼!”

面对扑上来的船员,美女小偷愤怒而又绝望,她突然发现这艘大船就是一座孤岛。

被逼入绝路的她,此时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
唯一的救命稻草,又被自己亲手送下深渊,此时除了祈祷对方能够仁慈一点之外,并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齐山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,即便船员扑上来锁拿自己的时候,齐山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可是在心里,齐山却对这个长得挺漂亮,下起手来却很黑的女人多了几分兴趣。

遇到危险的时候,毫不犹豫卖队友,求生欲很强啊,看来是经常游走在光与暗的边界,这种事儿没少干。

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即便是大白马,符合自己审美观的时候,心中多多少少都会升起一丝异样之情,不过被一个漂亮女人毫不犹豫的出卖,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。

所以齐山看向美女小偷的眼神,略有一些变化,但并不算太多,站在美女小偷的立场之上,突然出现了自己,似乎也是并不值得信任。

两个人前后才说了两句话,齐山甚至没有来得及介绍,已经编造好的身份。

这样一想的话,似乎也无可厚非,毕竟身为一个美女小偷,求生欲一定要满满的才行。

美女小偷挣扎不能,被几个船员强制性的压进了一个仓库,齐山也被扔了进去。

船长略带得意的放了几句狠话,大意就是老子现在很忙,需要跟各色权贵结交,没有时间理会你们两个臭番薯,烂鸟蛋,等老子把正事办完,抽出空来的时候再陪你们慢慢玩。

对于这种狗血台词,齐山通常都是懒得给出任何反应了,美女小偷同样摆了一个扑克脸,眼神当中甚至流露出了一丝轻蔑之色。

似乎想当场激怒船长,在打斗当中寻找逃跑的机会。

船长确实怒了,但人家也确实赶时间,重重地哼了一声,将隔离门在外面锁上,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,仓库里面逐渐的安静下来。

齐山看了一眼美女小偷,嘴角微微一翘,随即将心神转移到了海面之上。

在几分钟之前,被齐山扔出去的小木块儿,此时在狂风巨浪当中上下起伏,时而被卷入海水当中,时而又凭借着浮力破水而出。

齐山的力量传输过来,小小的木块开始膨胀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为了一个人形,随后渐渐变成了齐山的模样。

分身扭动了一下脖子,神乐心眼的波动荡漾出去,迅速得到精准的反馈。

“已经到了两公里之外了?速度好快!”

在神乐心眼的反馈当中,海面下两公里外有一只大如八尾的八爪鱼正在以导弹的速度向上升。

周围平静的水域,被八只触手搅成了乱流,反向推动力令它庞大的身躯不断加速。

这家伙的个头确实不小。

如果说这只巨大游轮是一片树叶的话,那么章鱼就是一颗实心的玻璃弹珠。

光是一颗脑袋,就有邮轮的1/3大小,剩余的触手动辄几百米长,粗细不一,却坚韧非常。

以对方的速度,最多再有两分钟就会浮出海面,一头撞在游轮上。

“可不能让你影响我的好心情!”

齐山稳稳地站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,飞快结了一个印五指张开轻轻按在水面之上。

以五指为圆心,大量符咒蜿蜒而出,瞬间形成了一个半径十几米长的巨大符阵。

“水遁,五食鲨之术!”

五颗透明的水珠在海面下出现,随着翻译和滚动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水元素生物——五只如同鲸鱼大小的虎鲨。

齐山轻笑:“去吧!把那只大章鱼干掉,对了,给我留一只最肥嫩的触手,我等会儿或许会需要夜宵!”

鲨鱼就像真正的生物一般,在水下游走了一会儿之后,猛的向深海冲去。

专门的怪物还是交给专业的生物去处理吧,章鱼这种东西不管长得多大,在水元素生物面前也仅仅是食物而已。

5只巨大的鲨鱼迎头向下,如同导弹一般正面撞上了大章鱼。

双方冲击力度都十分巨大,撞击之后爆发出难以抑制的水泡,在海平面之下横向扩散开来。

控制不住的冲击力向上蔓延,但是在厚达一公里的深水水面的扩散之下,这次冲击的波动,也仅仅比暴风雨来的稍微猛烈一点。

在游轮上狂欢的人群,甚至只是稍微察觉了一下晃动,随后就没有了任何异常。

不少人甚至都没有察觉到,他们在酒精和美人的双重麻醉之下,早早的就失去了平衡,是自己在晃?船在晃?海浪在晃?还是地球在晃?他们根本就分不清楚。

大章鱼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,声音透出海面,就像是武侠当中,千年老妖般的高人前辈在林子里说话一样,任何一个方向都能听到声音。

让人根本无法察觉对方的位置。

只是大章鱼的这一次吼叫声,跟之前耀武扬威,宣告进攻的吼叫声完全不同。

这一声吼叫声中,带着无尽的愤怒和痛楚。

水遁毕竟是超凡之力,查克拉升级到仙术查克拉之后,所有忍术的威力还会上升一个档次了,更不必说,已经可以媲美创世之力的新念能力了。

由齐山用出去的水遁与干柿鬼鲛不可同日而语。

对方最多可以建造一个湖泊,令五只海豚大小的鲨鱼,借助重生的能力不断攻击敌人。

而齐山放出去的鲨鱼,无论在体魄坚硬程度,还是在自身的战斗力上,都要更高两个等级。

单对单挑战章鱼怪,也能将对方撕成碎片,更不用说五只围攻了。

大章鱼也挺可怜的,本来是出来加餐的,现在却莫名其妙的送了命。

体型巨大的怪兽,在海洋之中也不太好生存。

在这茫茫大海之中,也难免会过饥一顿饱一顿的贫苦日子,好不容易遇到了个铁罐头,刚准备上去饱餐一顿,就被一群莫名其妙的鲨鱼给当成食物。

大章鱼在临死之前都没想明白,这五只公体蓝色的鲨鱼,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?

海怪再生能力再强,被撕成碎片之后,也不得不含恨而终。

齐山看着任务列表当中,变成了2/5的特殊刺杀任务项目栏,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。

从出手到任务完成,一共花费了五分钟。

齐山点点头,对自己的效率表示满意。

而在此期间,美女小偷一直在想尽各种办法,想把手上的银手镯打开。

可惜完全没用,不知道是技术不到家,还是手镯有防撬装置,美女小偷一连换了好几个家伙事儿,都没有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她无意间一抬头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明明在几分钟之前,那里还被堆积如山的土豆覆盖着,怎么这一会儿就多了一张下午茶桌。

刚才跟她一起关进来的男人,正悠闲的坐在椅子上,喝着手中的红茶。

美女小偷吸了吸鼻子,没错,这是正宗的红茶,英国大吉岭红茶。

她在两年前,曾经费尽心思摸进了一家子爵的庄园,有幸偷喝到了一点,至今还在怀念着那纯正而香浓的味道。

等等,他手里拿着的怎么这么鸡缸杯?

美女小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“你,你在干什么?”

齐山莫名道:“在喝茶啊,正宗的大吉岭,要不要来一点?”

“可以吗?你给我也来一杯……不对,你这个混球怎么弄的,你的手铐呢?桌子和椅子是哪里来的?什么时候出现了红茶,你再给我变魔术呢,三分钟之前你还坐在土豆上呢!”美女小偷情绪激动的道。

齐山不慌不忙:“别着急,有话慢慢说。”

齐山手心一翻,食中二指之间突然多出来了一张扑克牌,手掌轻轻一抖,扑克牌像是长了眼睛一般,旋转着砍在了美女小偷的手铐上。

随后就听见叮叮两声响,手铐迸溅出两道火星,随后直接断裂,手镯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“你?”

美女小偷低头看了一下脚下的手铐,又看了看齐山,吃惊不已。

“不要惊讶,也不要着急,这只是普通操作而已,毕竟身为一个魔术爱好者,会一点点逃脱术,难道不是很合理,又很合逻辑的嘛?”

屁逃脱术,你当我眼睛瞎呀!

美女小偷撇了撇嘴,心中腹诽两句,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缓缓走过来,接过齐山给她倒的红茶,端起杯子感受了一下,果然有些不可思议。

味道好香,而且还是热的?

美女小偷看向齐山的眼神越发诡异。

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呢?

想到刚才是自己把对方拖下水,难免有些心虚,连忙道了一声谢,将杯子拿在手中。

“我叫齐山!”

“叫我琳娜就好!”美女小偷略有些尴尬的笑笑:“抱歉,刚才情急之下将你拖下了水,我不是有意的!”

“这我倒是不在意,我比较感兴趣的是,你脖子上的钻石项链究竟能值多少钱?”

齐山有些好奇。

好家伙,这女人果然是专业的。

记得她刚刚出现在酒吧的时候,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。

等她穿过舞池,脖子上就多了钻石项链,手上也多了银光闪闪的手表。

琳娜白了一眼,“嘿,随便提这样的问题,可是不会讨女孩子欢心的哟!”

“那可真是抱歉了,我这个人从来都不会讨女孩子欢心,通常都是他们来讨我的欢心!”齐山微笑道。

“就因为你会变魔术?”琳娜撇撇嘴。

“不,是因为我是警察!”

琳娜愕然,齐山故作认真的点点头。

琳娜一时无语。

开了个小玩笑,气氛逐渐缓和,两人随意聊着天,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。

而就在此时,菲尼克的小船出现在了海平面上。

fpzw

Categories 未分类

Post Author: admin